wap for this page 欢迎访问 现在阅读之旅,关注正在发生的事件。

当前位置:现在阅读之旅 > 社会 >

喀什,一场穿越两千年的交会 ... 社会

社会     来源:网络     发布:2019-11-08 23:25:38     手机版

木工设备,防潮垫怎么用,左安漪园业主论坛

2017 年11 月8 日航拍的喀什市东湖公园周边的景色

    时光从公元94年穿越到1924年后的2018年。这一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喀什作为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跨越两千年的交会点,作为中国向西开放的“棋眼中的棋眼”,正在开放的篇章中,充满激情与期待地讲述着城市与个人、商者与旅者、规划与建设、创业与守业的故事。

文/《环球》杂志记者 胡艳芬(发自喀什)

公元94年一个天清气朗的日子,终于结束西域18载戎马生涯的班超,在那条西至大秦东通洛阳的大道上倚马四顾。都城洛阳的大汉皇帝即将收到西域终定、丝路再通的喜讯。而此时,包括疏勒(今喀什市)在内的边城经济百废待兴,百姓期待休养生息,在相对安定的年月里,戍边和发展是班超思考的核心问题。

时光从公元94年穿越到1924年后的2018年。这一年,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喀什作为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跨越两千年的交会点,作为中国向西开放的“棋眼中的棋眼”,正在开放的篇章中,充满激情与期待地讲述着城市与个人、商者与旅者、规划与建设、创业与守业的故事。

古城有迹可追寻

如果班超在近两千年后重返疏勒,他也不会在现代的喀什迷失方向。在吐曼河岸,他可以找到“自己”——后世为他和另外36位勇士建了一座班超城,传颂着当年没有千万铁骑,仅凭37人起步平定西域的传奇。

班超城所建之地,正是当年班超经营西域的大本营盘橐城。沿盘橐城向北步行不过3公里,便可望见喀什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也就是当地人俗称的东门大巴扎。白墙、绿穹顶,贴面镶着湖蓝色的马赛克瓷砖,这是大巴扎如今颇具民族风情的模样。这座低调的集市及其前身,其实已经存在了2000多年。

早在公元前128年,当班超的偶像张骞出使西域时,就曾对疏勒国有过这样的描述:疏勒城同中原的城镇一样,有很像样的街道和市场店铺,当时城里城外,车水马龙;驼队马帮,熙来攘往;行商坐贾,比比皆是;杂货纷呈,琳琅满目。更有趣的是市场上的人皆着绚丽多姿的服饰,操各种语言,闻所未闻,已经是一个繁华的贸易市场。可以说,早在汉代,喀什就已经成为丝绸之路上一座充满活力的开放之城。

来自内蒙古的岳绍康,2010年大学毕业时正赶上喀什成立经济特区,如今他是这个大巴扎的管理者和事业发展规划者之一。他说,“游客可以在这里‘一站式’感受维族文化,这里有维族服装、帽子、干果、古琴、玉石等各种巴扎。所以有人说,不到喀什不算来过新疆,不到东门大巴扎不算来过喀什。”岳绍康说,巴扎里虽人多物杂,但极少发生纠纷。

在过去漫长的年月里,这里一直是商贩们自发形成的露天集市。2003年,当地政府将其改造成了占地6.7万平方米的综合型市场。岳绍康介绍说,现在市场里共有3087户商家,人多时一天的客流量超过10万人次,非“巴扎天”一天的客流也有近4万人次。这里如今是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国际贸易市场。

“进来看一看嘛!”来自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简称克州)的沙地尔·吾守一边吆喝,一边用软布擦拭着一盏“阿拉丁神灯”样式的茶壶。沙地尔说,他从克州转战喀什大巴扎,是因为这里人气旺,巴扎分类细,转型容易,可以随行就市。

吐鲁番的葡萄干、和田的大枣、叶城的核桃……阿卜杜艾尼·库尔班父子俩的干果店里有30多种干果。小阿卜杜艾尼外形英俊、笑容腼腆,吸引了很多年轻游客前来。“接下来,我打算和朋友一起在淘宝上开店,现在实体店太忙了,人手不够。”小阿卜杜艾尼说,“现在市场里有至少4家签约的快递公司,比如邮政、申通、中通和德邦。全国各地都能寄到,一公斤六七块钱的,三四天到;再便宜点的,一周内也能到。”

9月5日早上,来自北京的老友旅行团一行5人走进依再孜·塔依尔的店,这家叫做阿凡提的礼品店是市场里规模最大的店。徐老先生为老伴及家里女眷挑选了5条围巾,一番议价,塔依尔给他们打了8折。徐先生的老伴说:“这里的围巾样式比在澳大利亚看到的漂亮多了,摸着也软和,价格很合适。”

店主塔依尔老人今年70岁,亲历了改革开放以来喀什集市的变迁。

改革开放初期,塔依尔在喀什市沿街兜售菜刀。1992年,市场经济的地位在中国得到进一步确认,东门大巴扎也由原来的仅周日开市改成每天开市。塔依尔的生意越做越大,慢慢地亲戚们也放下了锄头,开始随他一起经商。

2003年,塔依尔搬进了现在这个市场。塔依尔的外甥塔依尔江·麦麦提热夏提记得,从2007年开始,内地游客快速增长,“在6到9月间的旅游旺季,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三四十个旅行团来市场游览、购物。”

塔依尔说,“现在中国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抱得紧紧的,各地都在支持喀什旅游,有了游客,大巴扎的人气就更高了,我们生意也更好了。现在我们一天的销售额有一两万元。”

除了遍布各处的巴扎外,行走在现代喀什,那些修旧如旧的建筑也总能将人引向对古老历史的回味。曾经,由于地震破坏、年久失修等原因,老城的房屋质量堪忧。2010年,喀什老城区危旧房改造工程正式启动,国家及地方总投资达70亿元。改造前,2万多份长达8页的调查问卷印发到居民手中,众多选项中,原址重建的呼声最高,一户一设计、自拆统建方案自此出台——虽然这样的设计和重建比统一规划建设难得多。

如今,在喀什噶尔古城里,黄黏土砌筑的民居外墙色彩鲜艳浪漫,还有瘦高的楼型及狭窄的巷道,都一如数百年前的样子,但社区及房屋内的水、暖、电、气、路、环卫和绿化等内部配套设施都已配置齐全,居民再也不用体会从前“污水靠蒸发,垃圾靠风刮,水管墙上挂,解手房上爬”的尴尬处境了。

有通道才有商道

自张骞出使西域后,中国和中亚及欧洲的商业往来迅速增多,丝绸之路发挥着重要的通道作用。但到西汉末年,匈奴再控西域,丝路堵绝,直到班超在公元74年时收复疏勒,才开始让丝绸之路逐渐恢复畅通。

古代欧亚丝路诸道的贯穿使喀什成为联结西域绿洲商业贸易和东西文明的渠道和枢纽。现代喀什仍处于欧亚大陆腹地,是中国通往中亚、西亚、南亚的门户,界临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和印度等8国,有红其拉甫、吐尔尕特、伊尔克什坦、卡拉苏、喀什空港等5个对外口岸。

喀什的区位优势具体如何?喀什综合保税区管委会主任白灿说,“从喀什综保区出发,经吐尔尕特口岸到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只有700多公里;从伊尔克什坦口岸到吉尔吉斯斯坦的经济中心城市奥什,只有440公里左右;通过奥什就进入了费尔干纳盆地,这里聚集了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大概3000万人口,是中亚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从喀什出发到费尔干纳盆地的东端奥什州是400多公里,到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也不到1000公里;从喀什市出发,经卡拉苏口岸到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只有约1000公里;从红其拉甫口岸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不到1300公里。”

白灿认为,“以上与喀什界临的8个国家代表着‘一带一路’上的两条重要经济走廊:一条是中巴经济走廊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另一条是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这两条经济走廊上的主要国家,都在喀什2到5天公路运输范围之内。”

在张骞和班超的年代,人们不会想到航空运输的便利,他们只能策马翻越帕米尔高原及多座雪山,才能抵达中亚、西亚和南亚的其他重要城市。如今以喀什为中心,90分钟航空圈可覆盖周边8个国家的首都或主要城市。

“随着喀什机场落地签证获得国务院的正式批复,喀什正在创造一个以航空、数字化、全球化和以时间价值为基础的全新竞争体系。如今,喀什正致力于发展以航空保税物流为重点的空港经济,带动整个商贸物流业发展,进而带动加工业发展。如果将喀什建设成亚欧航空中心,构筑起‘空中丝绸之路’,将会在短时间内迅速聚集起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带动商贸物流业和其他产业的快速发展。”喀什曙光(控股)集团董事长俞有新说。

从空中俯瞰,喀什综合保税区与喀什国际机场紧紧相依;国道314线、315线、喀和高速、喀阿高速和喀伊高速等公路环绕着综保区;南疆铁路和规划中的中吉乌铁路、中巴铁路紧邻综保区。一个具备铁、公、空三合一立体交通网络优势,铁路口岸、公路口岸、空港口岸等开放要素集聚的开放平台已初露峥嵘。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目前,从华北、华东、华南经喀什至中亚南亚的三个方向上的多式联运班列也已相继开通。

2017年9月16日,由深圳经喀什开往中亚南亚国家的多式联运班列,在深圳盐田港区发出首班列车。这趟列车共装载35个集装箱共800多吨货物,货值3200万元,货物以珠三角生产的电子产品、机械设备、家用电器和服装等为主。列车在5天后抵达喀什,报关后,再由汽车运往中亚、南亚等地区国家。泰通国际运输有限公司董事长楚轩说,“以往完全依靠汽运,时间较长,路上也不安全,这次班列的开通,使物流时间缩短了一半。”

此外,中欧班列已延伸至喀什。中吉乌贸易通道已实现正常运营,中巴经济走廊、中国-中亚-西亚走廊的货物可通过喀什综合保税区集散分拨配送至全国各地和周边沿线国家。

20年前,巴基斯坦人吴拉姆·穆尔塔扎和几个同乡来到喀什,他们发现这里的日用品种类齐全且物美价廉,于是几个人凑钱买了几大包衣料回国贩卖,结果大受欢迎。“我们巴基斯坦的小商品至少70%是中国生产的。柯桥的布料、河北的服装袜子、义乌的小商品,只要是我们国家的人需要的,我都会去采购。”吴拉姆说。

“喀什这20年来发展得很好,城市也美得很,道路也很畅通。记得刚来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路不好走,后来中国政府投入了很多钱,把路修好了。”吴拉姆说,随着中巴之间的道路越来越畅通,运输时间短了、成本也低了。“以前我们四五个人的货凑满了一车才发货,现在我一个人的货一次就要装两三车;以前从喀什装车要10天左右到巴基斯坦,现在今天装的货,明天就能到。”吴拉姆说,他们期待着中巴铁路早点修好。

有了立体化交通的不断升级,喀什远方企业集团副总裁吴元虎觉得,6年前远方物流港真是选了一块风水宝地,“我们斜对面3公里的铁路编组站已开始动工,正对面是综保区,右侧是机场,紧接着9月底,喀什市首条环城高速公路(半幅)也将通车,再加上高速收费站也移到了远方公路港的门口,跟高速公路对接,所以作为喀什的北大门,我们这个区位优势非常显著。”

对许多在喀企业而言,瓜达尔港的启用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国际商贸和物流方面的利好。俞有新说:“为了抓住瓜达尔港这个重要机遇,曙光正在布局两件事:一是将国内的瓜果蔬菜运往巴基斯坦,二是将瓜达尔港的海鲜运回国内。目前我们已启动了冷藏、冷冻库的改扩建,曙光的农产品批发博览城,已建成6500立方米的冷冻库,扩建工作还在继续。此外,我们与中交建集团、润东物流进行了洽谈,计划第一步先将瓜达尔港的海产品运回国内,由我们提供仓储、加工、冷链物流等服务;第二步,在我们市场内建一个海鲜批发城。我们还计划将喀什本地农副特优产品运往巴基斯坦。”

在时代变迁里成长

9月4日上午,喀什新合作大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树军站在货场边上,对《环球》杂志记者说,“我人生命运的每一个重要转折都和改革开放以来的许多重要时刻绑在一起。”

根据《喀什地区志》及《中国民族地区经济社会调查报告喀什卷》,喀什地区是从1984年开始大力推进企业改革的,涉及到简政放权,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推行经济承包责任制等多项改革。

1986年,18岁的孙树军从部队退伍,分进乌鲁木齐一家国营百货公司。“这是一家二级批发单位,就是把国家下发的物资,配送到新疆各州县。那时公司还没改制,我的岗位是库管员,得跟着师父当一年学徒,通过考核后才能独立上岗。有师父带也挺好,都是手把手地教。当时公司的整个仓库占地500亩,每栋库房大概800平方米,我一个人管3栋库房,每天处理七八本账本,每本都有100多页厚。我们60多个库管员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在账本、算盘、货架之间穿梭。这份工作考验的不仅是记忆力、细心程度,还有责任心。”

要改制的风声越来越紧,孙树军比以往更迫切地期待着公司里的免费讲座,他觉得多学点东西才不至于被时代丢下。“我在百货公司负责的是化妆品,当时这些日化用品公司的销售员常来百货公司讲课,我每次都去,这些经历也帮助我后来成功获得化妆品专柜的承包权。”

“1999年,我下岗了。起初感觉被社会抛弃了,后来思想有了大转变,那就是以前市场找我,现在我要自己找市场。”孙树军说,他开始学着做推销,揣摩消费者的心理,并相应地调整货物的摆放位置,“这里面都是学问,你得了解消费者的需求,才能把东西卖出去。到2000年前后,我已经拿下了新疆好几个地区的品牌总代理了。”

不知不觉,孙树军这个敦实的新疆大汉在化妆品行业里工作了20年。直到2007年,他经朋友介绍从乌鲁木齐来到了喀什,进入大得实业发展公司(大唐是其旗下公司)。

彼时的喀什地区正处在“十一五”关键时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喀什市进一步确认了以中亚、南亚经济圈为发展重心的思路。到2007年,喀什市的外贸出口总额大幅攀升,比2006年同期增长了153.6%。孙树军也是在这一年首次进入外贸领域。

“刚来喀什的时候,公司还在建设,我们住在工地的帐篷里,夜里的风沙真大,帐篷都被掀翻了,我们就临时找旅馆住下来。”孙树军说他当时就是觉得这一大片戈壁滩上孕育着希望。

2010年,喀什进入了一个重要发展阶段。这一年,中央召开新疆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了新疆要实现跨越式发展与长治久安的发展战略。喀什市作为南疆最大城市,被确定为特殊经济开发区。

“2012年我们远方物流港破土动工时,这里还是一片戈壁滩,有直径大概10米的大坑,还有七八米高的土堆,但现在,这里即将成为喀什通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要物流枢纽。2013年底‘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我们信心百倍,这和我们要做的事业不谋而合。”吴元虎说。

在喀什做物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里地处中国西陲,长期以来被一些快递公司忽视。远方也在试错的过程中,逐渐瞄准了自己的方向。“我们以前是做商贸的,时间久了就懂得了一个道理:物流的速度越快,贸易的收益率就越高、成本就越低。我们发现,如今喀什的物流业已比较健全,缺的是一个大的物流平台。”

“平台的重要使命是打通信息环节,”吴元虎举例说,“就拿顺丰速运来说,以前它有7票业务从内地到了喀什,却没有一票能回去,返程只能跑空,这往往使物流成本翻倍。物流跟信息和商贸是拴在同一个链条上的,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引入信息系统和大数据技术,来实现物流信息互通。”

“一个有效的物流信息平台,必须实现物流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有效对接。”吴元虎举了第二个例子:“我们之前开展大众创业,引来了很多大学生,他们在线上交易后发现,一些农副特产根本运不到内地,因为我们没有打通冷链运输环节。最终我们的电商项目赔掉了三四百万元。”

“除了冷链环节缺失的问题外,这还给了我们一个重要教训:不应该是产品生产好了再去找买家,而是先对接好买家,打通销售终端,再安排生产。”吴元虎说,“现在我们对接了深圳一家很有实力的采购商,它给‘本来生活’这种拥有上千家食品连锁超市的平台供货。把流程倒过来以后,我们可以根据‘本来生活’的要求,制定水果生产标准和产量,而农户也可以在拿到订单后再安排种植。此外,我们还对接了新疆牛巴、深圳诚品鲜等资深的冷冻、冷链企业,逐渐完善我们的物流平台。”

深圳模式“东成西就”

当班机降落在喀什机场并在跑道上滑行时,乘客透过舷窗注意到的第一个建筑群很可能是深圳产业园;步出机场到达厅,迎面而来的几排绿色的纯电动公交车,车身印着“深圳援疆”的字样;沿着班超路东行,穿过盘橐城一路走到世纪大道南路与建设路交会处,再往东走,便踏上了深喀大道;穿过东城公园时,往大道南侧张望,那里是深圳援建的喀什大学新校区;继续往东走,一直到深喀大道的尽头,那里是深圳城……

这只是8公里左右的路途中你能感受到的深圳印记,且大部分在喀什老城以东。而在最西边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以下简称塔县),从富民安居房到太阳能光伏发电场,从红其拉甫国门到旅游景区,处处都记录着深圳援疆的故事。

深圳是中国设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也是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这个充满活力、创造了中国无数个“首次”的城市,正是自喀什成立经济特区后给予其最多帮扶,贡献最多财力、人力、智力的城市。

2010年,中央确定深圳对口支援喀什市和塔县,与新疆共建喀什经济开发区。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以下简称深前指)副总指挥袁富勇说:“截至今年9月,深圳已累计派出援疆干部人才798人,投入财政资金约69亿元,社会捐赠4.58亿元,组织实施项目438个,协议投资逾300亿元。2018年53个援疆项目已全部开工,开工率达百分之百。”

“2001年我第一次来喀什,那时大街上都是牛车、马车,17年过去了,这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袁富勇说,“我们在这里打造了‘五朵金花’即“一园一城一校一区一中心”:深圳产业园、深圳城、喀什大学、喀什综合保税区和深喀双创中心,其中4个是产业平台,所以在产业援疆方面,深圳是很有特色的。”

据悉,截至目前,深圳产业园已注册企业522家,注册资本超过100亿元,园区稳定就业12620人。

综保区管委会主任白灿分析说,过去喀什本地的企业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喀什的外贸产品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东部相对发达省份,喀什主要充当货物的中转站角色。现在中国和周边国家在产业发展上处于不同阶段,有很强的互补性,未来喀什在促进中国和周边国家产业合作上,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新疆金富婕服装有限公司在深圳产业园区一座外形类似水立方的建筑内,是园内规模最大的民企。9月8日上午,工人们正在加工一批滑雪裤。公司董事长孙义杰说,这些滑雪服是出口瑞士的产品。前阵子法国著名运动品牌迪卡侬来公司考察,对这里生产的滑雪裤的质量非常惊讶,目前金富婕已经通过迪卡侬的多次考核,合作意向已定,未来将成为该品牌在新疆的一个重要服装基地。“做到这一切并不容易,喀什的熟练劳动力少,绝大部分工人需要接受培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从年初公司正式成立,到工艺要求较高的产品都能高质量地完成,确实算是奇迹了。”

欧美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5月落户园区,其生产的电热水壶、智能电饭锅等小家电不仅畅销南疆四地州,还走出了国门,销往中亚五国。

“为补齐喀什发展短板,深前指全力推进国家级双创示范基地创建。深喀双创中心首期成功引进三家有建设运营国家级孵化器经验的专业机构投入运营,包括北斗、华为-喀什大学智慧工场和古城创客空间。”袁富勇说。

在同样作为援疆干部的白灿看来,综保区代表着新喀什的速度,代表着全国智慧和力量的汇聚,也代表着喀什在开放的道路上已走得更远。

“我想讲一个关于通关环境升级的故事,通关环境直接影响着物流成本。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今年上半年。”白灿说,“过去我们的口岸通关效率比较低,通关成本较高,这是客观因素造成的,因为口岸通关能力有限、基础设施有限、通关量又很大。如何解决呢?这要求我们用好综保区的口岸功能。结合喀什的实际,我们共投资500万元建设海关查验作业中心,具体通过三件事来实现:第一,开发新系统、建设电子智能卡口,与口岸实现互联互通;第二,集中海关工作人员监管资源到综保区,实现海关所有手续在综保区一次性办结,节省企业奔波和等待时间;第三,将综保区的保税功能与口岸功能实现连通。”

从理念提出、形成方案,到得到海关的支持和批复,到开发软件和压力测试,一直到如今已实质性运行,白灿他们仅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

    “成效已很显著。”白灿说。

首先,通关效率大大提升。过去从装车到办理完海关手续,需要1到2天,甚至三四天。现在实际测试显示,从装车到进入综保区办理海关手续,到离区,非查验货物(占比约97%)一小时内就能办结。

其次,车辆通行效率大幅提升。如今在综保区,当天装车当天就可抵达伊尔克什坦和吐尔尕特口岸,距离更远的红其拉甫和卡拉苏次日可达。“现在企业非常兴奋,他们觉得太快了,因为以往每耽误一天就至少多1000元的运输成本,过去一辆车一个月只能跑2到3趟,现在至少可以跑4到6趟。这意味着通过我们的监管创新,喀什的对外运力至少翻了一番。”

第三,带来经济效益。经过测算,现在单车单趟的运输成本下降了4000~5000元。在目前查验中心改造的效果还没有彻底释放的情况下,每天可为喀什降低物流成本近70万元,一年降低物流成本近2亿。“这件事解决了喀什多年来对外开放的一个顽疾,降低了物流成本。”

白灿是中国海关总署派出的来自重庆海关的援疆干部。在喀什面对的改革和创新,都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参考,白灿把自己比作一个“探头”,在前方发现问题,而他的背后是重庆海关的老领导、老同事,乌鲁木齐海关和喀什海关的工作人员,所有难题的最终解决,都有赖于群策群力。

袁富勇说,他是第九批援疆干部,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批,援疆的工作是不会间断、没有止境的。

每天早上,孙树军会和大唐的其他员工一起蹲在墙角下捡石头,或者给菜园、果园除草、浇水。“今年厂里的葡萄大丰收,产量有一吨呢。环境好了才能留住人才,不是吗?”

每天黄昏,塔依尔江·麦麦提热夏提的表哥都会在屋顶的鸽笼旁等鸽子回来,鸽群在老城的广场上盘旋的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安宁。

来源:2018年10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本文地址:http://www.xz-travel.com/shehui/g2ljmnmkl.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7月11日亚洲380
下一篇: 万事俱备!阿里或下周寻求香港上市审批

热门标签
    [:标签]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E-mail:ainba_cn@163.com
copyright © 2012-2019 www.xz-travel.com 现在阅读之旅 - 现在阅读之旅,关注正在发生的事件。